最新咨询

更多>
尊敬的正义网: 我是一名海员,请允许我叙述一下事情经过。 2019年10月18日从上海登船工作至2020年7月20日。劳务派遣方是上海中远海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合同期是7±1个月,薪酬是400美金。事发时,我的合同早已过期!发工资的公司是武汉宏海达人力资源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是与上海中远海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合作的公司,与我本人没有直接关系,我也没和武汉宏海达公司签订任何合同。至于为什么由武汉宏海达公司发工资,我不清楚双方公司的利益链。可以肯定的是,武汉公司与阳明海运没有任何关系,双方也没有合作关系。 船东公司(台湾阳明海运)和上海中远海运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一直用假的高薪酬合同应付各港口国的检查。一份工作有两份不同薪酬合同,就是为了应付各个国家的执法机构检查。 2020年7月20日,船在比利时安特卫普港口被执法机构暂扣,理由是船员超期在船工作和薪酬合同与实际发放工资不符。我于当天下船接受比利时警察和劳工法院执法人员的问询。因为台湾阳明海运公司和上海中远海运劳务公司的违法行为,我于7月20日被滞留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直至2020年11月25日才回国,在陕西隔离至12月23号才解除隔离。在此五个月的时间里,公司未给我提供任何帮助,我因此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回国前,上海中远公司一再保证会报销我的相关费用。可回国后,上海中远公司只承担了机票费用,其他费用直接拒绝。拒绝理由是我和上海中远海远劳务服务公司没有劳务关系! 出于无奈,我于2021年1月向上海劳动仲裁庭提交申请,以维护个人权益。上海浦东新区劳动仲裁庭判决,说我与上远不存在劳动关系,让我去找台湾阳明和武汉宏海达公司。2021年5月,我向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上诉,但法院工作人员仍然以我与上海中远没有劳务关系为由,打电话告知我的律师要驳回上诉请求。 我工作的事实依据存在,我也有相关的工资流水及劳动合同,为什么劳动仲裁和法院都不认可?
劳动用工 湖北-武汉市

1 位律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