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一案刑事裁定书
分类:刑事诉讼法律文书

廖某才犯诈骗罪一案刑事裁定书

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公诉机关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廖某才,男,1966年4月14日出生于福建省安溪县,汉族,小学文化,无业,住福建省安溪县剑斗镇潮碧村石碧13-2号。因涉嫌诈骗犯罪于2009年9月4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0日被逮捕。现羁押于邵阳市第一看守所。

辩护人欧阳乔,湖南九天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审理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廖某才犯诈骗罪一案,于二○一○年九月八日作出(2010)大刑初字第86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廖某才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廖某才,听取了辩护人欧阳乔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审理认定,2009年6月11日,被害人金某梅接到一条虚假短信,信息内容为:紧急通知,您的银行卡正于步步高商场消费7980元已确认,此笔金额将从您账上结算,如有疑问请您拨0739-6973703与银联管理中心咨询。金某梅在邵阳接到该虚假短信后即拨打该电话进行咨询,对方接电话后称该种情况必须报警,并提供了虚假的报警电话:0739—6972185,金某梅又立即拨打了该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后谎称金某梅的银行个人信息已经泄漏,必须在办理新卡后将银行存款存入其指定的账户内才能确保资金安全。金某梅于是在邵阳的工商银行与建设银行各办理了一张新卡,并将其原来存在工商银行的存款人民币22万元、存在城市信用社的存款人民币15.5万元分别存入两张新开办的卡内,并按照对方指示又将上述存款分别汇入户名为陈某洛卡尾号为8593(汇入金额98110元)、户名为房某贵的卡尾号为5142(汇入金额219091.1元)、户名为盛某文卡尾号为6402(汇入金额49110元)三张银行卡内。后被告人廖某才伙同他人使用多张银行卡,在多家银行采用提取现金、转账、再提取现金等方式将被害人金某梅的上述存款中的366311.1元取走,被告人廖某才取走其中的138900元人民币。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质证并查证属实的证据证明:

(1)被告人廖某才的供述及辩解证明,被告人廖某才被公安机关抓获后,公安机关先后共11次对被告人廖某才进行讯问,被告人廖某才在2009年9月4日的供述中,承认自己是帮助诈骗嫌疑人取款,在2009年9月19日的供述中,供认自己知道未归案的犯罪嫌疑人要他所支取的款系诈骗所得款。在其他的供述中,被告人廖某才对此事实均不再做交代。且被告人廖某才在2009年9月19日的供述中强调自己对其他未归案的犯罪嫌疑人事先并不认识,仅仅只是通过这次卖假银行卡生意才有电话联系;后被告人廖某才按照购卡人的指意用8张银行卡在多家银行多次取钱,每次取钱都是将卡上的钱取完,因为一张卡只能取2万元,若卡上的钱多于2万元,就将余下的钱转到另一张卡上去取,反复取了很多次,具体取了多少钱自己也不清楚,大约取了现金十万元以上,且在案发当天被告人廖某才在取款时承认自己身穿一件白色上衣,头戴一顶太阳帽,帽子上面有一个宝马的标志及肩背一个黑色皮挎包的事实;

(2)被害人金某梅的陈述证明,2009年6月11日上午,被害人金某梅接到一条短信,信息内容为:紧急通知,您的银行卡于步步高商场消费7980元已确认,此笔金额将从您账上结算,如有疑问请您拨0739-6973703与银联管理中心咨询。金某梅接到短信后即拨打该电话进行咨询,对方接电话后称该种情况必须报警,并提供了虚假报警电话:6972185。金某梅又立即拨打了该电话,对方接到电话后称金某梅的银行个人信息已经泄漏,必须在办理新卡后将银行存款存入其指定账户才能确保资金安全。金某梅于是在工商银行与建设银行各办理了一张新卡,并将其原来存在工商银行的存款22万元人民币、城市信用社的存款15.5万元人民币分别存入两张新开办的卡内,然后按照对方指示又将新卡内的存款分别汇入了户名为陈某洛尾号为8593(汇入金额98110元)、户名为房某贵的尾号为5142(汇入金额219091.1元)、户名为盛某文尾号为6402(汇入金额49110元)三张银行卡内。同日晚上8点多,金某梅感觉情况有蹊跷,即和丈夫到建设银行和工商银行的ATM机上查对,发现工行卡尾号为6761卡内的存款只有1100元,工商银行卡尾号为1309卡内的存款只有7600元,将上述余留款取出后,即将被骗情况向公安机关报案。

(3)录像资料证明,公安机关从工商银行提取的尾号为6418、5142、7154、8541、建设银行尾号为8953、6402、7575、6410、农业银行尾号为2411、3116、7910、6218等共计12张银行卡在2009年6月11日取款的录像资料,证实被告人廖某才及另一名男子使用上述银行卡在多家银行取走现金366311.1元,其中被告人廖某才个人利用上述银行卡在多家银行多次取走现金138900元的事实,以及被告人廖某才在持卡取款时的穿着、所戴的太阳帽、所背的黑色的挎包等物品的影像记录。

(4)提取笔录证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廖某才租住在福建省安溪县实验学校旁边的住处提取了在案发当天廖某才持卡在多家银行多次取款时所背的黑色挎包、头戴的太阳帽及4台手机、多张银行卡等物品。所提取的黑色挎包、太阳帽与调取的录像资料完全吻合一致,被告人廖某才亦予认可并无异议,该证据充分证实了被告人廖某才在2009年6月11日利用多张银行卡在多家银行的ATM机上取款138900元人民币的事实。

(5)银行凭证证明,公安机关在银行提取的被害人金某梅所办工商银行卡尾号为6761、建设银行卡尾号为1309的两张新卡存款、汇款银行交易明细单,工商银行卡尾号为6418、5142、7154、8541、建设银行卡尾号为8953、6402、7575、6410、农业银行卡尾号为2411、3116、7910、6218等共计12张银行卡,存款、取款、转账等银行交易明细。未归案的其他犯罪嫌疑人和被告人廖某才分别使用多张银行卡,在多家银行的ATM机上采取提取现金、转账、再提取现金等方式将被害人金某梅汇入房某贵、陈某洛、盛某文卡内的存款366311.1元取走,其中被告人廖某才用8张银行卡取走现金138900元的事实。

(6)被告人廖某才的户籍资料证明,被告人的年龄及身份情况。

湖南省邵阳市大祥区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廖某才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利用银行卡骗取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罪名成立,予以确认。被告人廖某才明知他人诈骗所得款仍多次在多家银行直接持卡提取诈骗款,被告人廖某才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全案共同犯罪数额承担刑事责任。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第一款、第四款,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作出判决:一、被告人廖某才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万元,上缴国库;二、继续追缴被告人廖某才犯罪所得赃款计人民币366311.1元返还给被害人金某梅。被告人廖某才不服,上诉提出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对本案没有管辖权。其辩护人欧阳乔律师也提出类似辩护意见。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无异,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廖某才伙同他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的方法,利用银行卡骗取被害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廖某才明知他人诈骗所得款仍多次在多家银行直接持卡提取诈骗款,在共同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系主犯,应对全案共同犯罪数额承担刑事责任。廖某才上诉及辩护人欧阳乔辩护提出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经查,廖某才购买银行卡并持卡在多家银行对被害人金某梅被诈骗的存款多次进行取款和多次进行转账的事实清楚,这有被害人金某梅的陈述,公安机关在廖某才出租房提取的多张银行卡以及多部手机,提取了记载有多张银行卡号码的纸条,廖某才对其在多家银行取款共计13万余元的事实和购买10张银行卡的事实亦供认不讳,上述证据能相互印证,足以认定。廖某才及其辩护人还辩护提出“原审法院对本案没有管辖权”的理由,经查,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行为结果地,本案中未归案的犯罪分子运用呼叫转移方式向邵阳的被害人发出虚假诈骗信息的提示,被害人将存款从邵阳的银行转账至其他诈骗账号时,整个诈骗犯罪的行为即开始发生,因此,该案的犯罪行为发生地可认定在湖南省邵阳市,原审法院具有管辖权。廖某才的辩解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综上,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周 红 旆

审 判 员  周 丽 红

代理审判员  黄 g_言

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代理书记员  禹   晴

1分钟提问,海量律师解答
  • 提交问题

    快速提问发起法律咨询
  • 律师解答

    平台匹配专业律师解答
  • 咨询完成

    得到律师专业回复意见
立即咨询